齊白石 看著筠籃有所思
42x29cm

《漁翁圖》一個漁翁,看著空空的竹籃,無可奈何。畫上題詩道 看著筠籃有所思,湖乾海涸欲何之。不愁未有明朝酒,竊恐空籃徵稅時。

       

齊白石畫人物可謂傳神生動!乍看其貌不揚,細看則筆墨精湛簡約,功力深厚、意趣盎然。他曾為畫人不像而急得滿頭大汗,也曾為能畫出紗衣里透出袍上花紋而得意。

       

齊白石一生堅持「寫意」與「傳心」。體會生活,觀察生活,於是他的筆下也縈繞著生活。專注於筆墨紙間,所以畫出來的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物,無一不反映著自已的生活感受,雖用筆精減,卻不乏善良、樸素、睿智、幽默;雖怪不怪,可和白石老人一樣個個活得真實而生氣得意!

       

您眼前這幅《漁翁圖》畫面上,一個漁翁,看著空空的竹籃,無可奈何 漁翁赤腳而立。右手拿著一根魚竿,頭戴碩大斗笠。左手拎著空空的漁簍,陷入了沉思。因為河水乾涸,漁翁打不到魚。他愁的不是明天沒有酒喝,而是要繳籃子的賦稅。白石老人在這裡用畫筆道出了漁夫不盡的無奈,顯示了漁翁對賦稅的恐懼,卻又不敢表露憤怒,

       

平民百姓對官府橫徵暴斂的那種敢怒不敢言之情,躍然紙上。觀賞此畫,不禁令人想起苛政猛於虎,這是白石老人對舊社會官吏壓榨百姓的無情諷刺,也是對貧苦百姓的深切同情。

       

如同白石老人的詩和畫構思巧妙一樣,他的筆墨功夫十分精湛。頭戴的斗笠,僅以一筆有如篆刻的線條完成,力透紙背。而手提的空簍,用縱橫交錯的草書寫出,筆速時快時慢,流露的飛白,如萬歲枯藤,極具表現力。在描繪漁翁腿部時,齊白石將篆刻的刀法和書法的用筆結合起來,筆法凝練。

 

歡迎您蒞臨大藝術家畫廊觀賞真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