齊白石 貝葉知了螳螂
90x20cm

草蟲因其吉祥的含義一直為歷代中國畫家所鍾愛,作為傳統花鳥畫重要的題材之一,從商周青銅器上裝飾性的蟬紋開始,到明清的大寫意花鳥畫,都不難尋找到草蟲跳躍歡鳴的身影。

 

齊白石筆下的草蟲無疑超越了所有這些經典圖像,和他的蝦、蟹一樣給人以深刻而難忘的印象。齊白石一生畫過的草蟲種類超過了以往的所有畫家。在他的筆下,所有的草蟲都充滿生機與活力。

 

您眼前這幅畫『貝葉知了螳螂圖』是白石老人工筆蟲草中的 經典之作。畫幅右下角上的一隻螳螂頭上的觸鬚、足上的鉤刺、翅上的花紋等歷歷可辨,將生命最本原的自然面目表現得栩栩如生。貝葉清晰可見的葉脈與朦朧混沌的葉片形成巧妙對比,使得作品在搖曳變化中達到了「妙在似與不似之間」的最高畫境。

 

亦因貝葉——這古印度僧人專門用來書寫佛經的樹葉。在白石老人筆下被賦予了人性的意義。畫上方兩片貝葉上的一隻夏蟬正輕輕靠近貝葉, 這小蟬在畫中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,動靜結合,看似無聲,卻仿佛可聽見蟲鳴。在這些微小平凡的草蟲中飽含了老人深沉的兒時記憶,每每觀之,往往令人動容。

 

齊白石的草蟲既來自於兒時的記憶,更來自於細緻入微的觀察,這是決定他的草蟲與眾不同的內在因素。齊白石的工蟲畫很有趣味,他經常在作品中加一隻工筆的夏蟬,取一個吉祥意味,叫:「居高聲自遠,非是藉秋風。」 這是唐代虞世南的詩句,象徵著自我清高,無需看人臉色的意境。

 

白石老人用細密有致的線條,表現透明微薄的夏蟬的翅膀,一般蟬飛行時翅膀是打開的,不飛行的時候,它的翅膀是堆在一起的。畫面中的蟬 展開雙翅,像是在尋覓食物一樣,就連蟬的四條腿都畫得清晰可見。蟬頭部的眼睛也很生動,感覺兩隻眼睛在默默地注視著前方,最讓人吃驚的是蟬的背上和翅膀上的花紋根根可見,就像蟬自己長出來的。這還不是最絕的。我們放大10倍欣賞蟬翅,齊白石筆下的蟬翅是透明的,綿綿的,薄薄的,感覺稍微一用力就會破,而且蟬翅還是立起來的,很有立體感。我們都知道,薄的東西立起來是很不容易的,但是齊老就是能把蟬翅的薄,輕,還有它的立體感,畫的惟妙惟肖,極其生動。蟬翅在齊老的筆下仿若真物,栩栩如生。

歡迎您蒞臨大藝術家畫廊觀賞真跡。

聆聽畫作導覽按鈕

  • youtube